生命在我不在天:中南海内部的保命养生大法【4】
来源: www.huweiqin.com   发布时间: 2013-10-14 20:52   567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安全起见,我做了对症处理后就赶快把领导送到了北京医院。住院的第二天晚上,半夜2点时,他出现了严重的心脏症状——心律紊乱、心房颤动、室心早跳、房心早跳……我当时赶快请了北京医院心脏科的主任来帮助会诊.

安全起见,我做了对症处理后就赶快把领导送到了北京医院。住院的第二天晚上,半夜2点时,他出现了严重的心脏症状——心律紊乱、心房颤动、室心早跳、房心早跳……我当时赶快请了北京医院心脏科的主任来帮助会诊,研究决定马上使用点滴注射西地兰,可是半小时后,症状仍然没有缓解,于是我们又换了心律平,仍然不行!这时就已经是清晨6点多了,如果再耽误下去,就有可能会危及领导的生命了。万不得已,我们只好迅速请了安贞医院、阜外心血管医院、协和医院和301医院的心脏科主任来共同会诊,最终大家一致认为,以领导目前的情况来看,用乙胺碘呋酮注射液进行静脉点滴最为合适。但是,当时我们国家只能生产这种药的口服片,没有生产注射液的技术,北京也只有协和医院有这种药注射液的储备,药取来后经过大家检查,质量很好,马上就给这位首长静脉滴注治疗。

事实证明,那次我的推断是正确的。开始用静脉点滴输入乙胺碘呋酮注射液之后,不到6秒钟,这位领导的心率就稳定下来了,顺利度过了这次的生命危险。

退休后,有一次和老同事聚会,我们聊起这次惊险的急救经历,感觉仿佛发生在昨天,大家都感叹,急救的时候确实不能想得太多,要分秒必争,要把救命放在第一位。

4.发现疑点,深究到底——某领导癌症发现札记

中央的所有领导和我们普通职工一样,每年要进行一次全面体检。但是因为他们工作非常繁忙,这个体检总是不能定期完成,需要中南海内的保健医生同志们竭尽所能地动员着他们去做。

20世纪80年代末期,我调任另一位领导的专职保健医生。这位领导当时非常繁忙,经常有出访任务,每年的例行体检从1月拖到了6月,还是没有做成。在一次出访前,我强烈要求他一定要做完体检再去,好在这位领导是非常乐于听取同志们意见的,最后还是答应了先体检再出访。后来我和他聊起这次体检,他还心有余悸地说:"胡大夫啊,幸亏听了您的呀!"

事情的原委是这样,那次体检中,发现这位领导的肾部有个"囊肿",中间有少量的血性渗出物。当时我觉得很可疑,因为囊肿是一种良性肿瘤,正常状态应该是一个包裹着液体的包块,没有血管,更不会有血性渗出物。而这位领导的体检报告上虽然说是"囊肿",却有血性的渗出物……类似肿块,带有血性渗出物的,只有癌症。为了以防万一,我建议领导再去大型医院做一次CT检查,领导本来因为工作忙不想做了,但是最后没有拗过我还是做了。报告结果依然是肾部囊肿,中间有血性渗出物。领导说:"你看,没事吧!胡大夫,出访任务很重,真的不能耽误了!"但我还是坚持要进一步检查,最终,他还是配合了我们医疗小组的工作,到当时唯一有磁共振设备的天坛医院去做了磁共振,结果查出,领导患的不是肾囊肿,而是透明细胞肾癌!

得到这个检查结果后,我立即跟领导说:"您得马上住院治疗,有些小问题。"他问我:"一定要住院吗?"我说:"是。"好在领导还是比较信任我的,看我这样肯定,就答应了。我们当时就直接从天坛医院驱车去了北京医院,马上安排他住院治疗。领导住下后,我马上向北京医院的院方领导汇报了领导的情况,院方领导肯定了我的工作态度,并马上会同本院泌尿科的主任一起再次进行会诊。第二天做了全面检查,第三天就做了右肾的透明细胞癌切除手术。当时取出的肿瘤有乒乓球大小,经过病理检查,万幸癌细胞还没有穿透囊肿膜,周围的淋巴结也没有发现转移。即使这样,术后院方依然为他安排了适当的化疗作为巩固治疗。